这就是命运吗…………

2019也是12.31发的………………

但是好歹认真画完了。

从左一开始吧

左一鸟,草稿基本上没怎么动了,画手的时候非常纠结还是看了自己的手画的。具体可以看19年的草稿。整体是这样的:

当时画的时候是肝了草稿右侧一片模糊,拿到了轰趴去画的,借着群的padpro肝了漫长一段时间感觉还行,然后因为赶进度没时间就没有像之前完成的三位女性那么画线稿。(由于草稿的形状就很不错所以画的比较愉快)脸部和初始草稿差的比较多是根据头部正常的结构画的【原来那个有点二次元.jpg】

左二冰源,也是画的比较顺,除了右腿的鞋子想了半天还是糊了。这张图开始的也比较早,当时是九十月来着在画月亮的稿子,当时还是隋若然阶段,我好像是画了一半实在不想画了就跑来弄冰源的脸和头发了,反正画的我太快乐了,边画边说还是这个最好画,这脸太带劲了!。。。。。。(所以说摸鱼是最快乐的)

左三老大N,姿势本来是准备给vyv用的,当时在备考的时候摸鱼摸了好久,然后真的临了决定换男女体型的时候还是做了一大部分的调整。画起来主要是手臂那块的衣服,裤裆,还有鞋子。而且从他开始就赶进度了,导致男人们没有女人的勾线这么细致。但都到这一步了勾起线来还是比较快的,基本都交代清楚了,没有什么很糊的地方,也算是比较愉快的一幅~

c位Chain,心力憔悴,今年这一款就是她。如果说在其他人画起来大部分还是比较按部就班根据原始的感觉来的话,那辰哀这一次就是那个难啃的朋友。基本上按照我的规律都是第一-第二幅是十拿九稳的那种出来溜溜。这一次感觉不是特别深,因为墟也是打了半天草稿被鲨了换了另一个比较没营养的动作,一哈就好了,冰源也仅仅是面部和上半身,冰源的下半身和辰哀一直在焦灼。啃掉了chain后面才把冰源也干掉了。

以前的套路比如18年就是修亚冰源辰哀基本无痛一步到位,后面vyv略微卡了,其他人都是凑数的。。。17年冰源辰哀卡墟小姐(又是两个草稿),后面顺了一波,基本上修亚和南肇是凑数的。。。最早一套是因为冰源的马西团画完鸟以后卡了,墟,后面chain老大修亚三连以后南肇就成了最终的凑数拼图。。。【所以墨绿的男人存在感又高又不高的感觉不是我的错觉……他太朋克了不怪我。。。】

chain这张图比较有讲头,草稿无痛而且非常符合我的初期预设,可以说这套图有一半是为了她画的,还有四分之一是墟+老大的衣服,其余的占比更小。从效果上来说跟她初期的草稿没有区别,但是难在实践的路上,首先脚部当时交代的就很糊,然后这次又不愿意真的糊掉了摆了有两个晚上,一直在思索,后来终于找到个比较舒服的摆法。除了脚还有大腿至膝盖的这一部分,实话至今觉得效果不是很理想,希望以后遇到再好好摆一下。所以这张图上半身很丝滑,脸部稍微卡了一下,半身就摆了很久。但是难的还不仅仅是下体。手部除了看自己没有任何想法,我只有初期概念但事实上还是需要事实摆件。手部完了是问墟借的这把镰刀……………………可以说这是画死我了。而且万幸因为今年真的画的太少了逼着自己画完了。所以说这套图至少一半的理由是为了她。

左五修亚,基本上这个人每次画完他的脑袋以后就感觉结束了。因为脸太好看了!

动作比起之前的打稿来说稍微有点,哎就是我现在不满意的地方一个是左手上臂太靠外了显得手短,还有就是左腿空间感也没做出来。但是本来他的衣服不堪入目后来改成现在这样基本满意惹~

左六南肇。是个存在感既高又低的角色。而且这次的衣服好像没有发挥他长处的感觉。以后如果细化本人插旗第一个就细他(可能穿短裤更适合他…………)

最后墟小姐。和楼上难兄难弟,这俩的改动是最大的,因为我不想做盘腿和那个扭曲的动作。扭曲动作虽好,但是不适合这种主题的衣服所以临时改掉了样子,又认真的磨了一下变成了唯一在上半年就完成的衣服.jpg 而且动作来说也是比较一般。但是整体画的开心一些。

今年这套可以说是因为【前四个季度都没画我不能堕落】逼出来的。但是整体来说还是比较满意,比上一套星星来说至少这套每个人都交代的明明白白的。

下一套秤砣,希望能成吧………………

2021.1.4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