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春节记录-2

1.24-2.7都记录在这里吧,因为这段时间并没有记录的打算,算是回忆性质的。

2.10左右通知到2.17复工,但是你群怀疑是否复工,然后果然没有复工。

关于1.1-2.10的截图戳我

来,我们总结一下这几天来已经发生过的电影剧本:

1、野猪半夜在路上奔跑;
2、老爷爷在夜晚街道上用手风琴弹着《喀秋莎》;
3、送餐的快递员在空无一人的路上停下来抬头看向夜空中的烟花;
4、无法收治入院,女子在家阳台上敲碗求助;
5、无法告别,遗体直接被拖走,女儿跟在车后喊妈妈;
6、耗尽二十万后实在无法继续治疗,丈夫签字放弃治疗,一个小时后怀有身孕的妻子去世,第二天,政府宣布该病免费治疗;
7、半夜九点半,小区里响起此起彼伏的纪念哨声,还有一曲《思念曲》;
8、国博仓库前,司机长驱直入为领导提走一箱口罩,一旁医护人员排队数小时眼巴巴等分配;
9、方舱医院内一名患者躺在床上看《政治秩序的起源》,后来该照片被书原作者看到;
10、大雪后有人在雪地里写字悼念逝者,躺进了感叹号里,下午有人再去看,雪地上有人添上了一束花;
11、证明你母亲是你母亲,证明你母亲已去世,证明你说的每个字;
12、因来回踢皮球,一货车司机无法回家不得不在路上住了二十多天;
13、因隐瞒出轨经历,导致数百人被隔离,最后全国都知道了行经轨迹和出轨经历;
14、持续在网上发布求助,持续得不到解决,最后留言“是时候奉献我们了”;
15、老年人摸索着向外界求援,半夜两点发布第一条微博“你好”;
16、亲人全部去世,不得不一个人去民政局报道等待领养;
17、往他人门上钉铁条封门;
18、教职工家属院小区,一帮退休教师投票反对租住在该小区的医护人员回家;
19、某会期间,新增感染人数零;
20、万家宴,以及随后感染的爆发;
21、官方下场为叉车打榜,并继续低幼化运营官方微博,最后被骂到关账号;
22、一线医生套雨衣文件袋,捐赠物资在仓库发霉;
23、算了,red ten 所有新闻都可以拍;
24、以及所有的网络求助,得到帮助的,来不及的,以及一点点沉默下去的;
25、省作协主席因在网络持续发布文字记录生活而被禁言 15 天;
26、当代“苏联”;
27、X 东省某市建议女方回家照顾家人;
28、发布会来回跳乌龙;
29、算了,所有某市的操作都可以拍;
30、征用高校学生宿舍却将学生私人物品当垃圾处理;
31、各种不许外地人、尤其是湖北人进来的小区“自治”条款;
32、“我亲人下午已故,能空出一张床位来,你联系 XX 医院看看”;
33、九十高龄母亲给ICU 里的儿子手写信;
34、主人因工作被隔离,社区工作人员擅自进入家中带走猫活埋;
35、上午“病毒能传染猫狗”的谣言刚出来,下午就扔或直接高空抛弃摔死猫狗,晚上辟谣了开始哭爹喊娘;
36、居然有人认真地思考和认为“放弃一部分人尤其是老年人是可行的”;
37、占据支援队伍过半的女性医务人员,被忽视没有姓名,也没有安心裤;
38、物资紧缺,某领导建议一岁小孩吃“来一桶”;
39、闭门闭户,拉横幅“生二胎做贡献”;
40、以及所有电脑手机前的无关此事、又息息相关的普通平凡人。

我们能拍吗?

“世界不该只有一种声音。”——李文亮

2020春节记录-2》上有2个想法

  1. 还是有人在发声的,只是噪音太大了一般人听不见。

    这个世界会好吗?
    我去 TMD 世界。

    我们能拍吗?
    你拍了敢发吗?
    发了有人看吗?
    看了有人记得吗?
    记得住的人能改变什么吗?

    确实都不能,但如果连拍都没人拍的话后面的事情就更没人考虑了。

    题外话:你这边回复没有邮件提醒吗,我记得之前是有的,不知道为什么后面两次都没发邮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