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总结

等有空把18年总结补了。

-

好的我今天有空了。

2018年初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是画了个墟然后很兴奋,兴奋到2-4月什么都没画,金闪闪是别人约的,因为要抽梅林,泥潭都是许愿帖所以我roll了一个头像。梅林抽起来和王哈一样刺激,这两位都是快到死线才来的,哦还有一个大帝。

今年年初过年比较晚,所以在实验室画了一个墟,同时一直在做实验,而且,做的非常差劲。倒是年初狂刷巴巴托斯刷了100条我记得(但是好像看记录是肝了200条???不懂)非常痛苦,可是为了罗马,只能肝。年初实验是没什么起色还要跟你学弟抢机器,不行不行的。后来放假去了趟贝加尔湖,南方人,不懂冰雪,就很得劲儿。俄罗斯人的气质明确的不行,当地白人的生存态度仿佛是为了生存而工作(毕竟严寒地区),很敦实的民族。是和爸妈去的还附加一个姑,反正是个很不愉快的存在。亲戚大概就是这种存在,而且闭塞自命不凡的亲戚又是另一种迷之存在。这不今年又出现了,反正年年都会出现。。。噗。。。

实验真的非常闹心

状态

实验真的非常闹心

我每天的精神状态就跟实验结果挂钩。只要看我头顶有没有乌云就是知道实验成功与否。。。

内心极度崩溃。。。

还是更两个小照片和一套资源吧。。。。。。。。啊

我好累

记录

梦境记录。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大致就是这种画风:

在xx、xx和xx三地交汇处有一座深藏于密林的古堡塔楼。风格哥特,很明显的飞扶壁和骨架券,石质,风化,常年幽闭,也没有人去参观。

最主要的特点是在副楼(应该是钟塔)有一个露天螺旋楼梯(风化的最严重的就这位。)

当时看介绍是这样的(伴有场景还原的图像)。这座城堡以前是三地交汇的学者们的研究塔楼,是那个时代的整个欧洲的最高文化机构,但是却不隶属任何一个国家。四面八方而来的学者每天自钟塔的螺旋楼梯上下,他们穿着着自己本国的衣服,但在最外会披上代表古堡的宽厚长袍(有不同的颜色)以示学识高于国界。

此时的视角是俯视的,可以看见学者(带着白胡子的老头和其他人)扶着楼梯螺旋向下走。非常有肃穆感_(:з」∠)_好棒。

然后楼梯上的人渐渐消失,城堡渐渐从昔日的完整状态渐变为现在风化状态。然后我就去。。。爬楼梯了。。。

但是楼梯竟然直通塔顶,就只能抓着破损的各种栏杆在哥特式的尖顶上面蠕动。然后下来就去逛街了,没有去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