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的粉色裤子,以后拉开抽屉再也找不见她咯。

今天很难过。一条粉色的,比本体稍微实一点的粉色边框,边框上写着德语的宽橡皮筋的贴身衣物丢在了垃圾桶里。
虽然上次就下定决心这次要把他扔掉,但是他扔掉的时候对他说着:再见啦。
我就有点难过。
就这一条,印象深刻。
以及他遗失的同卵双胞胎灰色的那个【去哪了呢】

_(:з」∠)_
一时间不知道惆怅从哪里来。
就跟嘴上的痣一样
从身边挖掉一块
就回不来了。
难过
╰(*T ° T)╯

2018年度总结

等有空把18年总结补了。

-PS master chen更新了新的文章系统,我要玩一下。

好的我今天有空了。今年还是要写半年总结之类的。一年总结老忘事儿。

2018年初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是画了个墟然后很兴奋,兴奋到2-4月什么都没画,金闪闪是别人约的,因为要抽梅林,泥潭都是许愿帖所以我roll了一个头像。梅林抽起来和王哈一样刺激,这两位都是快到死线才来的,哦还有一个大帝。

今年年初过年比较晚,所以在实验室画了一个墟,同时一直在做实验,而且,做的非常差劲。倒是年初狂刷巴巴托斯刷了100条我记得(但是好像看记录是肝了200条???不懂)非常痛苦,可是为了罗马,只能肝。年初实验是没什么起色还要跟你学弟抢机器,不行不行的。后来放假去了趟贝加尔湖,南方人,不懂冰雪,就很得劲儿。俄罗斯人的气质明确的不行,当地白人的生存态度仿佛是为了生存而工作(毕竟严寒地区),很敦实的民族。是和爸妈去的还附加一个姑,反正是个很不愉快的存在。亲戚大概就是这种存在,而且闭塞自命不凡的亲戚又是另一种迷之存在。这不今年又出现了,反正年年都会出现。。。噗。。。

今年学术问题还是老生常谈要看文献,没有什么特别的,在放假之前老师有想到做下CCVJ-HEAD的探针,说实话我想过啊但是听她说头部插入不太好就没提。嘤。

关于今年朋友们还是那样。具体状态和去年没两样,有为了凑我大论文全写进去了(没错肝了篇大论文。变化比较大的可能是小丽考研,就很刺激。年底的时候和君临大佬见了一面,增长了见识,很强。

哦对今年有件事情,我微博炸了。简单粗暴不知道怎么炸的。前两天看到有个打电话解锁的办法就可以试一试。

差不多先这样吧。

国庆

又要国庆出去玩了,还是去上次那边山里。。。

腿上那个咬的还没完全好呢。

我一定不再穿短裤了。mmp

实验真的非常闹心

实验真的非常闹心

我每天的精神状态就跟实验结果挂钩。只要看我头顶有没有乌云就是知道实验成功与否。。。

内心极度崩溃。。。

还是更两个小照片和一套资源吧。。。。。。。。啊

我好累